闪光de哈士奇

科幻短篇计划

并不知道能写多少
瞎几把写
不知所云

走你

  他被捕了。
 
  他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
 
  他是一个杀人狂,曾经的他能力出神入化,陷入怎样的绝境也能脱身,然而今天他却对这种状况手足无措。
 
  迎接他的是审判。
 
  狭窄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除了一把指着他后脑的枪。
 
  概率云审判,就是这么无情。
 
  就好像抛一枚硬币,不论怎么抛,都只会有2种结果,正或反,死或生。
 
  四壁突然亮起,屏幕中一双双眼睛直视着他,他闭上了眼睛,因为那一双双眼睛仿佛是属于那些死在他手下的人。
 
  死或生?
 
  砰

分享Cyua的单曲《Rё∀L (TVアニメ「ギルティクラウン」オリジナルサウンドトラック)》: http://music.163.com/song/30431356/?userid=259782706 (来自@网易云音乐)

亲测氪命
绝对有效,你们可以试试别的数字
代价真tm大
从此我也是氪命玩家了

【楚路】偷影子的人

私设如山,师兄略ooc,不喜勿喷,设定来自马克李维《偷影子的人》很暖心的一本书,推荐看一下。



走你

01
  我看着面前的阴影,满脑子都是它刚才说的不可思议的话:
  “我是影子,楚子航的影子。至于为什么我会来到你这里,说来话长了。”
  “那就别说了。”我打断了它。我毕竟不是第一次有这种经历了。
  从几年前开始,我发现了我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一旦我的影子和别人的重合,便会互换,我也会因此窥探到别人的记忆,或是藏在心底的话。
  至于楚子航,他是对我来说最遥不可及的人。成绩优秀,颜值爆表,还一脸高冷,完全就是大众男神的典范,然后,尽管难以接受,我还是认清了我弯了的事实。
  我,路明非,终于在18岁这个迈向成年人门槛上绊了一下,最终摔向了半掩着的新世界的大门,撞了个满怀。
 
  02
  但须知我是很讨厌这个能力的,我总是会不经意地知道了别人的各种秘密,不管是悲伤的还是高兴的,何况这种行为跟偷窃简直无异。
  但是,从和师兄的影子谈完话的第二天开始师兄开始若有若无地接近我,至少在我看来是这样的,虽然是以学校学生会会长的身份。但是我作为新闻部的副部长,在临近考试的时候能有什么活?难道有人要在考试前搞个大新闻?那师兄又怎么会知道,更何况知道了应该去找芬狗啊!
  不科学。
 
  03
  虽然这么说,但不可否认我确实很开心。能天天和师兄近距离接触,就连班里的好多女生都开始嫉妒我了。
  这几天我一直想方设法地想把我们两个的影子换回来,但天公不作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雾霾笼罩了城市好几天,我一边吐槽着学校居然放任学生聚众吸【和谐】毒,一边继续着每天欣赏男神。
 
  04
  因为影子的原因,我这几天总会时不时地看到师兄的记忆,母亲再婚,生父去世,经历过这种事难怪他总是一副处变不惊的样子。想到这,我简直感觉粉红泡泡快把我自己托起来了。
 
  05
  我终于忍不住了,问起师兄他到底为什么总来找我,师兄但也耿直,说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呸
  谁说影子互换后性格也会换啊!
  不过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师兄对我有意思吧?我路明非也有春天了?
  但是我心里想的和说出口的确实两种画风,文艺到我自己都不敢直视。
 
  06
  我到底还是忍无可忍,跟师兄说了一段我这辈子都会感到ooc的话:
  “我只是你生活中的一个影子,你却在我的生命里占有重要地位,如果我只是一个单独的过客,为何要让我闯入你的生活?”
  师兄听完后,仍旧是一脸闷骚,好像我的一段话根本没有任何伤害,但接下来他说的话让我这辈子都忘不了
  “你偷走了我的影子,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一直想着你。”
 
  07
  我第二天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师兄出国了。
 
  08
  几年后,当我在学院里见到师兄后,他第二次说出了那番近似表白的话
  “我说过,你偷走了我的影子,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一直想着你。”
  我低头不敢看他,但是我们两个投在地面上的影子在水泥地上清晰无比,我只看到我的影子抬头,在师兄影子脸上轻吻了一下,我大脑一阵发热,模仿了我的影子的动作。
 
 
  FIN

【楚路】去你妈的友谊

人有多大胆,就有多大产
臭不要脸的我又来了

走你

  01
  卡塞尔学院里可谓什么人都有,什么事都有,什么样的狗粮都有。学院里的一众吃瓜群众刚在论坛中哀嚎完凯撒和诺诺蜜月旅行照片中满满的狗粮,又被芬格尔公布的楚子航和疑似路明非在一起的消息炸的狗粮和瓜掉了一裤裆。
  “为什么要伤害我们!”“保护动物人人有责!”这类的声音回荡在学院论坛中,搞得两个当事人不敢登上论坛。以及学院中四散分布的FFF团员勾结了装备部准备时刻为单身狗而战,这两个当事人明明当初在学院里谁也打不过,现在却是在学院里谁也打不过。
 
  02
  在这种局面僵持了一周以后,路明非终于忍不住了,在论坛上吼了出来“去你们的狗粮,这只是友谊啊!友谊!一个个的想对象想疯了吧成天yy!”
  但楚子航了并不这么想,他从很早以前就看上了路明非,但楚子航靠着他丝毫不ooc的闷骚性格一直没有表露出来。
  看到路明非在论坛上说的话后,楚子航再也忍不住了,宿舍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往路明非的宿舍里走了过去。
 
  03
  敲了敲门,只听见芬格尔没睡醒的声音“谁呀,没空。”楚子航也没犹豫,抬腿把门踹开,大踏步迈了进去。房间内,芬格尔正坐在床上,揉着眼睛,打折哈欠,当他看见是楚子航后,立马精神了,跳下床飞奔出去,临走前还撂下一句祝你们幸福。
  路明非也是一脸刚刚睡醒,头也不抬地说道“师兄造谣的是芬狗,你去找他吧。”楚子航听完这话内心全是波澜但并不想笑,他抬手就把路明非从被子里拽了出来,摁在墙上就亲了上去。
  “师兄你干啥?!等…唔…等…哈…你干什…唔”
  “干你。”
  “什么?”
  楚子航一改往日的闷骚,把路明非摁在墙上,在他的耳朵边上低声说着,
  “友谊?我可不这么认为。你最好解释一下我们两个之间为什么是友谊。”
  “难道不是吗?”
  楚子航一把把路明非推到床上,压在他身上,黄金瞳中仿佛有一团火,
  “我就是想对象想疯了,去你妈的友谊!”
 
  FIN

上次那颗糖的后续

写的有点草率,不喜勿喷。


走你

 
  当我和我妈走到我家楼下后,正好撞见我爸拎着包背着刀一脸郁闷地掏着钥匙准备开门,听见声音后头也不回,浑身的冷气让我一哆嗦。
  “爸,老师对我最近的任务情况很不满意,要来家访一下。”在我说完话后,我爸还在鼓捣着钥匙,往锁眼里怼了好几次,貌似是拿错钥匙了,又重新换了一把。“没空,等我走了之后再让老师来吧。”
  “爸你不能这样啊,儿子一片好心地帮你,你怎么就不领情啊,难怪我妈当年会玩失踪…”坏了!我一着急就忘了不能在我爸面前提我妈失踪的事,这下药丸!有生之年居然还没跟加图索家的混蛋分出胜负呢,怎么就能这么一去不复返!
  等会,我妈就在我身后呢,怕什么。
  想到这,我腿也不哆嗦了,牙也不打颤了,连我爸的眼睛都想直视了。
  我爸听到这话,放下了手中貌似全不是用来开家里门的一串钥匙,回头瞪了我一眼,“在外人面前我给你留点面子!”我爸冷冷地说道。
  “师兄,我难道也算外人?”沉默了许久的我妈总算开口说话了。我爸好像这时才注意到我身后的“老师”到底长啥样。
  “路明非?”
 
 
 
 
 
 
 
 
 
 
 
 
 






 












  至于那天晚上我只记得吱嘎吱嘎声搞得我一晚上没睡着,以及我妈的声音居然那么软,怪不得我爸会看上我妈。
 
  真·FIN

只是一颗糖

原著向,ABO,路明非失踪设定,生子,不喜勿喷

准备好了?
走你

  01
  坐在饭桌前的我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趾头,不敢抬头看对面的我爸一眼。我爸从小到大从没揍过我,但这次难说会不会破个例。现在的我爸,正一遍遍地把他的刀拔出来,插回去,拔出来,插回去,呛啷呛啷的声听着就毛骨悚然。
  我越听着这声音就越想跑,但冒出这个想法之后我却只想把这个想法赶快从心里拔掉销毁,在这种情况下跑才更危险,谁知道我爸会不会一团火把我堵住。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楚一明,本来应该上高中的我却被我爸送到了卡塞尔学院,美其名曰保护我。可我一直认为以我爸的实力,又是个alpha,怎么会有人敢惹他。但是他平时到处奔走,平时没人管教的我是个标准的不良。没任务的时候混日子,有任务的时候换个地方混日子。
  然而就在前两天出任务的时候不知道哪个更年期教授跟我爸告状,当我爸一袭黑衣还背着他那把刀出现在我背后的时候,我正用君焰撩妹,满嘴飙着烂话。然而下一秒,我就被我爸揪着耳朵拎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还有人叫好,好像又是加图索家的那个混蛋,明明陈阿姨那么温柔,她的儿子怎么那么混。
 
 
  02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对我爸的感情,敬佩,亦或是羡慕。
  我爸平时本来不抽烟喝酒,但今天他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爸,少抽点。”他瞪了我一眼,黄金似的瞳孔震得我不敢再说话。“楚一明……”
  “爸,我错了,我再也不敢那言灵撩妹了,一定好好学习好好出任务努力参与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法制社会。”
  “我想了想,这不能怪你。这也许就是遗传。”这句话说的我一愣,“遗传谁?”
  “你妈”我爸一脸面瘫,但是我分明读出了“你是智障吗?”的意思。
  “你最近和你妈越来越像了”我爸把刀放到一边,开始和我促膝长谈起来。“我觉得,”我说“虽然我妈是omega,但毕竟是个男的,这么称呼不好吧?”
  我爸看了我一眼,黄金瞳中透出的压力让我不敢抬头。“还是有不像的地方的”我爸说,我又愣了一下,“你妈就敢直视我的眼睛,也是唯一一个能这么干的。”“等会,我妈不也是混血种吗?怎么会敢直视黄金瞳?”我打断我爸。“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妈是混血种了?”
  啥?
  “你妈是纯血龙族。”
  啥?
  纯血龙族?
  纯血?
  龙?
  我的大脑接受不了这个信息量,当场当机。
  “那,那,那,那…”
  我爸当时就丢下一脸懵逼的我不管,进屋收拾收拾行李,接着出门了,估计是又踏上了寻妻之路。
 
 
  03
  前两天,学校执行部新换了个部长,据说还是凯撒叔叔亲自指定的,在上任时还来了个演讲,搞得台下群情激奋,尤其是小姑娘们,在看到新部长以后一脸把持不住。搞得我好嫉妒新部长。
  新部长上任也改变不了我不好好做任务的事实,但是居然要亲自找我谈话。
  近距离看到部长的时候我确实被震惊了一下,感觉…在哪见过。
  哦
  在家里的照片上
  不对啊
  那张照片上面还有我爸呀
  哦
  这样
  “老师您要是对我有什么意见的话您可以找我爸谈谈,他今天正好回来。”爸,儿子只能帮你到这了。
  “你这孩子真奇怪,还有把老师往家里领的,好吧,放学后来办公室找我”
  出门前,我最后回头确认了一下桌子上放的名牌
  “Ricado.M.Lu”
 
  FIN

尼德霍格的救赎

新人第一次发文,写的乱七八糟,还请各位dalao多批评

01
  路明非从小到大感受到的唯一一种感受,就是孤独。
  身边人的兴趣爱好,三观认知都和他与众不同,甚至可以说天差地别。他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胎,他心知肚明,但是不愿承认,只是成天说着烂话来自我麻痹着。
  然而当他进了卡塞尔学院,知道了原来有一群和他一样孤独的人时,他甚至以为他可以摆脱孤独了。
  然而他还是太天真。
  他明白小魔鬼在一次次交易时不停暗示他他的真实身份是为何,但他仍旧不愿承认。直到楚子航成为了只有他记得的人。
  从那以后路明非又多了一种感受,绝望。
 
  02
  路明非总感觉他这个黑王的地位像是从小魔鬼哪里偷来的,就像有部动漫里说的那样是个小偷帝王,但是那个应该和他决战的镀金勇者,却只有小偷帝王一个人记得*。
  真讽刺,路明非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但路明非不管怎样也要去把镀金勇士救出来,哪怕最后的决战是发生在他们之间的。
  他会去救他,万山无阻。
  *:指《刀剑神域》
 
  03
  路明非终于把奥丁撂倒时,心中却满是绝望。
  绝望于最后的¼终于用掉了,
  绝望于救下了诺诺,却放弃了师兄,
  绝望于变成了黑王,于卡塞尔为敌。
  他想起了小魔鬼消失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从今往后,哥哥就要自力更生了,那么,享受绝望带给你的快感吧”
  路明非当时觉得小魔鬼简直把他说成了一个抖m,但是现在他竟真的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的快感。
  果然小魔鬼才是一直最了解他的人。
 
  04
  心口隐隐作痛,但路明非却根本没有去顾及。
  原来,最可怕的事从来不是心疼痛不止但药石无医,而是心疼痛不已却早已习惯

TBC or FIN